当前位置: 古诗文网---> 知识---> 阿多尼斯的诗(风的君王——阿多尼斯 诗抄)

阿多尼斯的诗(风的君王——阿多尼斯 诗抄)

  作者:   古诗文网   类别:    知识     发布时间:  2024-02-12    点击:  169 次

阿多尼斯的诗

网上有关“阿多尼斯的诗”话题很是火热,小编也是针对风的君王——阿多尼斯 诗抄寻找了一些与之相关的一些信息进行分析,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,希望能够帮助到您。

文|潇语寞

焦虑的这些日子里,正好读了阿多尼斯的诗歌:《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:阿多尼斯诗歌短章选》。

他说:“我是不能被照亮的光室:我的焦虑是荒山上的一束火花。”

他写的诗和我平日里读的都不太一样。

短章短小精悍,在我如荒漠似的生活中,落下一泓清泉。每一句诗,都像清泉上的粼粼波光,不及大海深邃,却是我心口的一道光。

我喜欢阿多尼斯的诗中的表现出的独立性和批判性,正如他的诗句所言:“我不和一物相连,却将万物纳入心中”。

在读他的:“我不相信太阳不相信月亮,星星也不是枕头或梦想。我相信灰烬-树木在惊慌。”和“我曾种下一棵树,它已把我遗忘。”时,我总会想起小时候的那个梦境。

但也正如阿尼多斯说的那样:“我经常做梦,但我的梦不属于我。”

我至今仍然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全家人都住在老屋,当然,那个时候我对居住条件并没有概念,只是对这个世界有很模糊的初认识。木屋和从木窗倾泻而下的日光,常常让我觉得这一生光阴漫长,没有生死,也没有终结,只是一个永无尽头的空间。

我常常会在夜晚做着相同的梦,那是生命最初常有的梦境。梦里什么都没有,没有植物,没有任何生命个体,只有两棵“树”,弯曲的树干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没有叶子的枝桠,它们更像是手掌错综复杂的纹路,像树叶的叶脉。黑色的,光秃秃的树枝。我常常蛰伏在树枝上,从一根树枝到另一根。长大后,我再也没有那样柔软的躯体,可以安静地栖息在枝头,感受身体里血液安静地流淌。我再也没有那样的勇气,从最高的枝头跳到地面上也毫发无损。

当然,我也再也无法回到母亲的背上,把头靠在她的肩头睡觉,我再也无法倚靠母亲的身体,去感知这个世界。

我再也回不到小时候的老屋,那些永恒不灭的光和周围高高的家具,再也听不见爷爷对着他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孙女说的故事。

长大了就是长大了,生命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漫漫长路,亦是庄生一梦后的短暂彷徨。

风的君王——阿多尼斯 诗抄

绚丽绝美的文字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,我瞥见幽深的黎明,我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,我不能领悟的一切,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,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。

———《最初的诗篇》

每当我问起小路:“喂!长夜,长夜的重负何时是尽头?何时我能得我所求,抵达终极享受安逸?”小路对我说:“从这里,我开始。”

———《小路》

我向星辰下令,我停泊瞩望,我让自己登基,做风的君王。

———《风的君王》

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,我瞥见幽深的黎明,我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,我不能领悟的一切,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。

——《最初的诗篇》

孤独是一座花园,但其中只有一棵树。

——《纪念朦胧与清晰的事物》

每当我问起小路:“喂!长夜,长夜的重负何时是尽头?何时我能得我所求,抵达终_极享受安逸?”小路对我说:“从这里,我开始。”

——《小路》

有一次我唱道:在困倦时,在旅途中,每一朵玫瑰都是她的名字。

——《最初的姓名》

前行,不要停下,即便你不认识路。为你指明路的,不是停止,而是前进。

——《门后的童年》

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寻找最后的羽毛对着青草、对着秋天书写灰尘的诗稿我发誓要和西西弗同在。

———《致西西弗》

风,没有衣裳;时间,没有居所;它们是拥有全世界的两个穷人。

——《白昼的头颅,倚靠在夜晚的肩膀上》

世界让我遍体鳞伤,但伤囗长出的却是翅膀。

———《黑域》

历史是一团堆积物人们是凝固的血液,日子是坟墓岁月,从哪一个宇宙从哪一条道路,绽裂而出?

——《对应与初始》

你的身体是你道路上的玫瑰一朵同时在凋零和绽放的玫瑰。

――《身体》

在Z城,人的si亡,是表明他曾经活着的唯证据。在Z城,生命只会为si亡鼓掌。

——《Z城》

时光,收集人类的泪水,将它蓄满风的谷仓。

——《时光的皱纹》

我如何对我的日子说:“我住在你那里,却未曾抚摸你,我周游了你的疆域,却未曾见过你?”

——《流亡地写作的岁月》

阿多尼斯诗选

什么是彩虹?

云彩的身体和太阳的身体在大地的身体之上折腰相拥。

什么是老年?

朝着两个方向生长的禾苗,童年的黎明,死亡的夜晚。

什么是梦?

现实升起来,以便配得上幻想。

什么是希望?

用生命的语言描述死亡。

什么是玫瑰?

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。

什么是天空?

你刚刚登上却突然破碎的梯子。

什么是梦想?

一个不停叩打现实之门的饿汉。

什么是意义?

无意义的开始与终结。

时光是风,自死亡的方向吹来。

死亡来自背后,即使它看上去来自前方,前方只属于生命。

绝望长着手指,但它只能抓住,死去的蝴蝶。

时间,比沙漠多,比一棵树少。

你能否把我理解:我像生活一样深沉而辽远。风儿栖身于我的愿望,烙铁在我的舌头之上。

你如何确定我的爱憎和理解?你能否把我理解:太阳是我眼睛的色彩,冰雪是我脚步的颜色。

词语的天空,容不下身体的绚丽。

你会看到我的诗歌成为光的君王,你是我的一道光线,在我的词语里炽热。

隐身于世界,才能感受世界的存在。

怀着厌倦的落魄,我每时每刻都在,填平希望的湖泊。

春天说:即便是我,也迷失于我浪费的分分秒秒。

我生活在云朵和火花之间,生活在一块正在成长的石块里,在一本传授秘密和堕落的书本里。

在我身后没有天堂,没有堕落,我擦去罪过的语言。

我让自己登基,做风的君王。

然而,我活着,来自幽谷和岁月之树的每一根枝桠,都是我额头的火焰,吞噬着守护我的大地。

我是个背叛者,我向被诅咒的道路,出卖我的生命,我是背叛的主宰。

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寻找最后的羽毛,对着青草,对着秋天书写灰尘的诗稿。

城市在瓦解,大地是尘埃的列车,只有诗歌,知道迎娶这片天空。

舌头由于说话太多而生锈,眼睛由于梦想太少而生锈。

有时候,最美妙的灯盏,并不是为了看清光明,而是为了看清影子而点亮的灯盏。

万物都会走向死亡,人除外,是死亡向他走来。

花儿是眼里的一个季节,芬芳是心中的一个季节。

T城的现实是一种气候,其形式是生命,内容却是死亡。

你的身体是你道路上的玫瑰,一朵同时在凋零和绽放的玫瑰。

诗人最好的坟墓,是他词语的天空。

我犯下的每一个错,都是为了向太阳的无辜致意。

玫瑰的沉默是呼唤,听见它的不是耳朵,是眼睛。

如果一定要有忧伤,那就告诉你的忧伤,让它永远捧着一束玫瑰。玫瑰旅行,去往的最美所在,是你眼睛的疆域。

叶子从树上掉下来,如同耳环,从风的耳朵上掉落。

梦想也会长大,不过是朝着童年的方向。

玫瑰,在忧伤时是一个角落,在欢乐时是一盏青灯。

我行走——一只脚踩在灰烬里,一只脚踩在时光的边缘。

孤独是一座花园:阿多尼斯诗选(之一)

孤独是一座花园,

但其中只有一棵树。

每一个瞬间,

灰烬都在证明它是未来的宫殿。

夜晚拥抱起忧愁,

然后解开它的发辫。

关上门,

不是为了幽禁欢乐,

而是为了解放悲伤。

他埋头于遗忘的海洋,

却到达了记忆的彼岸。

他说:月亮是湖,他的爱是舟。

但岸陆表示怀疑。

正是他的欢乐,

为他的忧愁定制了琴弦。

日子,

是时光写给人们的信,

但是不落言笺。

时光是风,

自死亡的方向吹来。

如果白昼能说话,

它会宣讲夜的福音。

插入忧愁的发辫中,

夜晚之手是温柔的。

冬是孤独,

夏是离别,

春是两者之间的桥梁,

惟独秋,渗透所有的季节。

白昼不会睡眠,

除非在夜晚的怀抱里。

往昔是湖泊,

其中只有一位泳者:记忆。

光明只在醒觉时工作,

黑暗只在睡眠中工作。

夜之梦,

是我们织就白昼衣裳的丝线。

如果天空会哭泣,

就如乌云所言,

那么风便是泪的历史。

音乐传来,

来自风弹奏的树上。

雨是风的拄杖,

风是雨的秋千。

风,教授沉默;

尽管它从不停止言说。

炊烟是庄稼,

只有风之镰

把它收割。

今天,为患病的风儿悲伤,

夹竹桃没有起舞。

孤独是一座花园,

但其中只有一棵...。

我对水仙怀有好感,

但我的爱属于另一种花,

我叫不出它的名字。

干渴,

但只有我得不到的水,

让我止渴。

高峰过后便是下坡?我不信:

高处永远引人通向更高。

你对自己说的一切,

你都会对别人说,

即便你无意如此。

据说,仿效是容易的,

噢,但愿我能仿效大海!

有时候,

太阳不能把你照亮,

一支蜡烛却能照亮。

但愿我产生愿望的能力,

胜于我实现愿望的能力。

孤独的男人:一翼翅膀;

孤独的女人:被折断的翅膀

忧愁的森林:阿多尼斯诗选(之二)

我认识的所有词语,

都变成忧愁的森林。

好吧,我将从孤独中脱身,

但是,去往何处?

我站在镜子前,

不是为了看自己,

而是为了确认:

我所见的真是我吗?

我说太阳是另一个阴影,

但我没有证据;

我说月亮是另一团火焰,

我有许多证据。

我往昔的日子是座坟,

但其中没有尸体。

我的记忆真是奇怪:

一座长满各式草木的花园,

就是见不到果实。

那个夜晚,我为什么觉得:

天空是夜的竖琴,

星辰是绷断的琴弦?

是因为我独自入眠吗?

现在我明白了:

为什么那些只梦见光明的人,

有时候也会赞美黑暗。

写作吧:

这是最佳的方式,

让你阅读自己,聆听世界。

时间已经错过,

你无法成为自己,无法了解你是谁。

童年已经逝去。

女人:

能降下泪水的云。

生命,是死神服用的灵丹;

所以死神长生不老。

绝望长着手指,

但它只能抓住

死去的蝴蝶。

乌云也有思想,

由闪电记载,

由惊雷传达。

爱,是持续瞬间的永恒,

恨,是仿佛永存的瞬间。

规则,

往往是重复的例外。

无论我们身在何处,都有泥土伴随,

那是永恒的相会;

无论我们身在何处,都有时光伴随,

那是永恒的离别。

大海没有时间

与沙子交谈,

它永远忙于谱写浪涛。

如果大海是森林,

那么词语便是飞鸟。

万物都会走向死亡,

只有人除外,

是死亡向他走来。

绝望是习惯,

希望是创新。

最遥远的光亮,

比离我们最近的黑暗还要靠近我们:

距离,通常只是神话。

不,是生命在发号施令,

死神只是忠实的记录员。

快乐长着翅膀,

但它没有躯体;

忧愁有着躯体,

但它没有翅膀。

水是永恒的躁动者,

石头在睡眠中歌唱。

玫瑰的影子,

是一朵凋谢的玫瑰。

跪曲着,黑暗降生了;

挺立着,光明降生了。

伤口长出的翅膀:阿多尼斯诗选(之三)

世界让我遍体鳞伤,

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。

书写是正在兴建却不会竣工的房舍,

由那个流浪的家庭居住:文字。

最纯洁的话语是从上天嘴里降下的,

可是,它被称为堕落的话语。

是的,光明也会下跪,

那是对着另一片光明。

鸟儿拒绝歌唱,

在不懂得静默的田间。

黑暗生来便是瘫子,

光明一降生便行走。

月亮真是无知,它的荣耀真是虚妄:

不懂得与任何一颗星星交谈,

也不认识一个字眼;

而所谓的月光,

不过是它借来的外衣。

太阳即使在忧愁的时候,

也要披上光明的衣裳。

黑暗是包围四周的暴君,

光明是前来解救的骑士。

死亡来自背后,

即使它看上去来自前方:

前方只属于生命。

群体书写历史,

个人阅读历史。

舌头由于说话太多而生锈,

眼睛由于梦想太少而生锈。

有时候,最美妙的灯盏,

并不是为看清光明,

而是为看清影子

而点亮的灯盏。

疯狂是个儿童,

在理智的花园里,

做着最美好的游戏。

幻想是种典礼,

我们无法举行,

除非是在现实的厅堂里。

石头的生命不会终结,

因为它死一般地活着。

就连风儿,

也希望化为

蝴蝶牵引的辇车。

我自幼便受过伤,

我自幼就懂得:

是伤口创造了我。

时光:

在欢乐中浮游,

在忧愁中沉积。

太阳不说"是",

也不说"否",

它说的是它自己。

你的抵达,

往往是你真正行程的开始。

最明亮的闪电,

来自心头;

同样来自心头,

还有最乌黑的云团。

跟小草作战,

却对荆棘投降--

这是最时髦的英雄。

诗人啊,你的祖国,

就是你必定被逐而离去的地方。

无论你如何疯狂,

你的疯狂都不足以

改变这个世界。

爱是我们往昔的脚步,

往昔是我们将至的尘土。

诗歌是天堂,

但它永远在

语言的疆域流浪。

他跳下自杀,

从高高的窗口:

这是坠落,

还是飞翔?

遗忘有一把竖琴,

记忆用它弹奏

无声的忧伤。

你的童年是小村庄,

可是,

你走不出它的边际,

无论你远行到何方。

最残酷最痛苦的牢房,

是没有四壁的。

什么是来世?

一座我们喜欢见到,

却厌恶在其中居住的房子。

什么是秘密?

一扇你打开后便破碎的门。

什么是梦想?

一位不停叩打现实之门的饿汉。

难道只有被割断了颈项,

正义的头颅才能高昂?

不要向风求助,

这也许会引起尘土的嫉妒。

"我想成为老翁。"

这是新月自诞生起

就不停地对星辰重复的话语。

我书写,

不是为了展现真理,

而是为了学习如何寻求真理。

出于哪门子智慧,或是为了哪门子智慧,

只有魔鬼才被赋予

和真主论辩的权利?

怪哉鳄鱼--

凶残,

而当它袭击猎物,

却要以眼泪武装自己。

世界让我遍体鳞伤,

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。

天空要我学会云彩的礼节,

但是昨天我见到:

黄昏的云彩遮住了天空,

却并没有向它致歉。

麦穗对着风弯腰,

不是为了致敬,

而是向风指明离别的道路。

海岸的石砾有着多么博大的智慧:

以永恒的静寂,聆听着

永远唠叨的波涛。

夜晚在我的枕头上沉睡,

我却独自无眠。



风的君王——阿多尼斯 诗抄

什么是彩虹?

云彩的身体和太阳的身体在大地的身体之上折腰相拥。

什么是老年?

朝着两个方向生长的禾苗,童年的黎明,死亡的夜晚。

什么是梦?

现实升起来,以便配得上幻想。

什么是希望?

用生命的语言描述死亡。

什么是玫瑰?

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。

什么是天空?

你刚刚登上却突然破碎的梯子。

什么是梦想?

一个不停叩打现实之门的饿汉。

什么是意义?

无意义的开始与终结。

时光是风,自死亡的方向吹来。

死亡来自背后,即使它看上去来自前方,前方只属于生命。

绝望长着手指,但它只能抓住,死去的蝴蝶。

时间,比沙漠多,比一棵树少。

你能否把我理解:我像生活一样深沉而辽远。风儿栖身于我的愿望,烙铁在我的舌头之上。

你如何确定我的爱憎和理解?你能否把我理解:太阳是我眼睛的色彩,冰雪是我脚步的颜色。

词语的天空,容不下身体的绚丽。

你会看到我的诗歌成为光的君王,你是我的一道光线,在我的词语里炽热。

隐身于世界,才能感受世界的存在。

怀着厌倦的落魄,我每时每刻都在,填平希望的湖泊。

春天说:即便是我,也迷失于我浪费的分分秒秒。

我生活在云朵和火花之间,生活在一块正在成长的石块里,在一本传授秘密和堕落的书本里。

在我身后没有天堂,没有堕落,我擦去罪过的语言。

我让自己登基,做风的君王。

然而,我活着,来自幽谷和岁月之树的每一根枝桠,都是我额头的火焰,吞噬着守护我的大地。

我是个背叛者,我向被诅咒的道路,出卖我的生命,我是背叛的主宰。

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寻找最后的羽毛,对着青草,对着秋天书写灰尘的诗稿。

城市在瓦解,大地是尘埃的列车,只有诗歌,知道迎娶这片天空。

舌头由于说话太多而生锈,眼睛由于梦想太少而生锈。

有时候,最美妙的灯盏,并不是为了看清光明,而是为了看清影子而点亮的灯盏。

万物都会走向死亡,人除外,是死亡向他走来。

花儿是眼里的一个季节,芬芳是心中的一个季节。

T城的现实是一种气候,其形式是生命,内容却是死亡。

你的身体是你道路上的玫瑰,一朵同时在凋零和绽放的玫瑰。

诗人最好的坟墓,是他词语的天空。

我犯下的每一个错,都是为了向太阳的无辜致意。

玫瑰的沉默是呼唤,听见它的不是耳朵,是眼睛。

如果一定要有忧伤,那就告诉你的忧伤,让它永远捧着一束玫瑰。玫瑰旅行,去往的最美所在,是你眼睛的疆域。

叶子从树上掉下来,如同耳环,从风的耳朵上掉落。

梦想也会长大,不过是朝着童年的方向。

玫瑰,在忧伤时是一个角落,在欢乐时是一盏青灯。

我行走——一只脚踩在灰烬里,一只脚踩在时光的边缘。

你的眼和我之间(外国诗歌精解)

文/阿多尼斯(叙利亚着名诗人)

译文/薛庆国(选译本)

诗歌精解/王胜甫(黄袍诗社作家)

诗歌来源选自《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》

你的眼睛和我之间

文/阿多尼斯

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,

我瞥见幽深的黎明,

我看到古老的昨天,

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,

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,

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。

诗歌精解:

这首诗歌,我们并不知道作者灵感来源是什么,但是我们能够最真实的感受到作者的内心深处的震撼!似乎是作者已经领悟到了宇宙万物,有一种瞬间无穷开阔的视野,瞬间看透宇宙!诗歌中,“你的眼睛”是指的谁的眼睛?我们说,眼睛是心灵的窗口,而诗歌是诗人的心灵独白!所以,我们可以理解,作者是读到另外一位诗人的作品之后,才有了这种超脱的顿悟!这似乎是在告诉我们要学习前人优秀的诗歌,并感受它!阿多尼斯,一直仰慕他的前辈伟大的诗人“阿拔斯朝”大诗人“穆太奈比”,喜欢他的诗歌!所以,诗歌中,作者说看到宇宙流动,是明显的夸张手法,是精神意识上的一种超脱开阔的境界!这也算是对过去文化的一种深深的敬意!仔细读来,诗歌确实有时空穿越感,让人内心安静,精神畅快!

读诗|阿多尼斯:我的愿望是,活着

《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》三首

《堕落》

我生活在火与瘟疫之间

连同我的语言——这些无声的世界。

我生活在苹果园和天空,

在第一次欢欣和绝望之中,

生活在夏娃——

那棵该诅咒的树的主人

那果实的主人——面前

我生活在云朵和火花之间,

生活在一块正在成长的石块里,

在一本传授秘密和堕落的书本里。

诗人的灵感明显来自《圣经·创世纪》,夏娃受蛇的诱惑,偷吃禁果,有说禁果即是“苹果”,也有说是“无花果”。伊甸园的故事,是一出天使堕落的故事,愚昧的人类始祖代表——亚当和夏娃,受到了“树的主人”——上帝的惩罚。语言、书本代表人类智慧的开始,打开人类智囊开关的是“吃掉果实”这个动作。所谓的“堕落”,实则是人类摆脱鸿蒙的开始。

《愿望》

但愿来自幽谷和岁月的雪杉

向我张开怀抱,但愿它守护我

远离珍珠和船帆的诱惑。

但愿我有雪杉的根系,

我的脸在忧伤的树皮后面栖息,

那么,我就会变成霞光和云雾

呈现在天际——这安宁的国度。

然而,我活着,

来自幽谷和岁月之树的每一根枝桠

都是我额头的火焰

由热病和失落燃起的火焰

吞噬着守护我的大地。

你的愿望是什么?是挣得百万年薪?赢得佳人芳心?一生健康顺遂,安然无虞?而诗人的愿望是这般凝重。

现阶段我的愿望有点多。30岁前的焦虑与日俱增,怕一个人过不好这一生,却找不到人来相伴;怕找不到称心工作,怕养不活自己,怕交不起房租……焦虑就如诗人所言的火焰,熊熊燃烧着,烧遍每一个细胞。

我们追求平凡的小确幸,因为那才是触手可及的,生活没有那么容易,人生没有那么容易,所以微小的幸福,就足以安慰人心。而只有拥有平凡的小幸福,才有可能去考虑大的贡献。小林告诉我:先养活自己,再做公益。亦是如此。没有先让自己活得幸福一些,如何让别人活得幸福?

你的愿望也许不小,但实现愿望的过程,可能才是最值得铭记的。

我的愿望是,活着。如此卑微。

《致西西弗》

我发誓在水上书写

我发誓为西西弗分担

那块沉默的山岩

我发誓始终和西西弗一起

经受高热和火花的炙烤

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

寻找最后的羽毛

对着青草、对着秋天

书写灰尘的诗稿

我发誓要和西西弗同在。

注:西西弗,又译“西绪弗斯”,古希腊神话人物,据说他被罚将巨石推到山上,但将要抵达山顶时,巨石又滚下,只得重推,如此无休无止。

西西弗的存在本身就是荒谬的。没有人知道,他是否感觉枯燥,是否感觉虚无,是否感到绝望。但是,日复一日的动作,没有人愿意去做。

这个推石头的行为,就像一眼能望到尽头的生活,陷在某种相似的情境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无休止地进行着。

诗人是如此伟大地,想要和西西弗一起,扛下这份艰辛。其实,每一个在努力生活的人,都可以视同西西弗,视同和西西弗同行的人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,无休止地进行着同一动作。吃同样的三餐,走同样的路线去学习工作、去休闲、去健身,每日重复同样的事。

呵一眼望到头的生活。

诗歌译文选自:阿多尼斯着,薛庆国译,《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》,译林出版社,2009年版。

图/来源网络

首发公众号当归姑娘2018

关于“阿多尼斯的诗”这个话题的介绍,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分享完了,如果对你有所帮助请保持对本站的关注!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s://www.zztaimin.com/zhishi/7860.html

主栏目导航

新增导航栏目

热门知识

热门诗文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